怕是他也要凉凉,真的不得不说虽然小白人是冷

 楚生轻笑一声:“我在大学是学生会优秀干部,优秀预备党员,系三好青年,我一身正气天火见了也得躲着走!”
 
    对于楚生的浮夸,小白只有呵呵,真是搞不懂自己为什么非要问这种话。
 
    楚生话音刚落,忽然一阵刺耳的破空急音在耳畔响起,身后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,火星甚至溅了两人一身。
 
    再看天火落下的位置,恰好就是刚才楚生躲避的木板底下。
 
    我尼玛……
 
    这天火还有斜着落下的,这一记分明就是朝着他去的啊!
 
    “呵呵,一身正气,天火绕道?”小白被拉起来,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冷声嘲讽道。
 
    刚说完就被打脸,楚生这家伙也一点不收敛。
 
    楚生同样尴尬地要死,要不是他主动跑出来救小白,怕是这波就真的gg了。
 
    打脸就被打脸吧,苟活总比死了好!
 
 
    什么嘛,天火不炸楚生这种满口花花的家伙,却要来炸她,真是不开眼!
 
    楚生也吓得倒吸一口凉气,要不是小白被天火炸倒他出来扶,怕是他也要凉凉,真的不得不说虽然小白人是冷了点,但是貌似和她打的这把游戏真的有种幸运女神的味道啊,落地除了枪什么都齐了,上一把倒了六次都特么被拉起来,也是神奇无比。
 
    天火轰炸结束,整个麦田又陷入了只有风声的寂静之中。
 
    就在楚生感叹的时候,赫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一辆疾驰的摩托车,方向正好是朝着v字战壕过来。
 
    “有人来了!”楚生忙对小白提醒道。
 
    小白一听有人,立刻趴倒在地上,把4切出来,时刻准备扫车。
 
    唯一让楚生头痛的是,来的这车不是小轿车,而是一辆摩托车。
 
    摩托车这可不好拦啊!
 
    摩托车发动机剧烈的轰鸣声响彻在整个v字战壕的麦田上,声音清晰可见。
 
    小白自然也听到是摩托车高转速的声音,不由开口道:“摩托车,怎么拦?”
 
    要知道摩托车速度奇快无比,想要拦下摩托车的难度,可比拦住轿车的难度高多了。
 
    楚生考虑了片刻,重新跳到木板下面。
 
    摩托车这队从最左边的l港打了一架后一路狂奔。
 
    吃了一路毒现在身上只剩下十几个绷带,这一波终极天谴圈让他们很难受,一路上摩托车还翻了一次车,要是这一波进不来安全区,全都得凉。
 
    更气人的是,两人身上装备还很好,就是没什么医疗物资,不想死啊!
 
    一路摩托车狂奔,不绕路直走直线,没慢一秒钟都很有可能出事。
 
    两人一路朝着v字战壕开过来,还没靠近就看到v字战壕一头木板桥上有一辆着火的小轿车。
 
    “小心,右边打过架,估计房区里有人,我们从左边绕过去。”
 
    看到有战斗过汽车爆炸的痕迹,而且汽车还稳稳将路堵死,一路狼狈不堪的两人第一反应就是从右边走。
 
    这时候没什么多想的,冲过这个该死的麦田圈,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打绷带回血,再想办法偷掉一队,他们就可以美滋滋的活下去了。
 
    想法很美好,思路也没错,错的就在于他们遇到了楚生这么个畜生,居然钓鱼执法,还特么玩思维引导……
 
    小白看到摩托车最开始朝着小轿车的方向驶去,但是旋即看到着火的废车,就开始朝她这边开来。
 
    “人来了。”
 
    小白握着鼠标的手竟然有微微湿意,紧张地渗出汗来。
 
    楚生看了一眼手中的短剑维克托,嫌弃的切成了98k,顺便将八倍镜拆卸扔到了背包里。
 
    小白看到了楚生这一连串骚操作整个人都惊呆了好吗!
 
    人摩托车都要来了,你不拿维克托扫射,切成98k,又浪呢啊?